“捂脸笑”“哈哈笑”:网民对笑的表达是如何发展的

37年的今天,人类历史上第一张电脑笑脸诞生。最初,我们面对面而笑,笑就是笑的本身。随后,人类为了在无法面对面时表达笑意,发明了关于笑的语言文字,如“呵呵”“哈哈”等,这是笑从面部表情成为一种符号的首次飞跃。

今天,当我们在搜索引擎上输入Scott E. Fahlman这个名字,很容易找到这位教授的个人主页(多么古老的名词!)。在主页上,Fahlman自我介绍了在计算机和语言学方面的成就,最后一段话如是说:

 

 

“在1982年(9月19日),我提议在帖子和电子邮件中使用:-)和:-(,这通常被认为是第一个互联网颜文字(emoticons)以及今天的绘文字(emojis)的纯文本祖先。”

 

这个日子就是37年前的今天。人类历史上第一张电脑笑脸,已经37岁了。

笑,是人类情感的表达,情感是微妙的,笑亦然。最初,我们面对面而笑,笑就是笑的本身。随后,人类为了在无法面对面时表达笑意,发明了关于笑的语言文字,如“呵呵”“哈哈”等,这是笑从面部表情成为一种符号的首次飞跃。

:-)的诞生则意味着第二次飞跃,人类可以在网络世界使用颜文字、缩写表达笑意;当电脑摆脱DOS进入视窗时代,比颜文字更丰富的图画形式的绘文字出现;等到智能手机发明了,带宽也足够高了,笑意更加丰富的表情包、动图出现;现在,人们甚至可以随时随地用自己的形象自制表情和动图。

 

电影《甲方乙方》(1997)剧照。

 

 

无论是语言,还是颜文字、缩写,或是绘文字、表情包、动图,从笑的角度来看,都是符号,都是为了更加快捷、准确、微妙地表达真正的笑意。

 

但从语言到动图的巨大跨越,证明了在网络时代的新常态下,我们在不断提高笑的水平,越来越逼近“相视一笑”的现场感,这也就促使我们能够重返笑的原初意义:人类为何以及如何发笑。

 

撰文 | 张向荣

 

01

“笑”到网上:千变万化,只为“你懂我”

上世纪90年代的初中语文课本曾选了周汝昌一篇有趣的文章叫《谈笑》。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原来表达笑并不只有“笑”这一个字,还有诸如“讪”“诮”“哂”“嗤”“揶揄”“轩渠”“嗢噱”“解颐”之类;表达笑的声音也不仅只有“哈哈”“呵呵”“嘻嘻”“嘿嘿”,还有“盈盈”“咍然”“粲然”“冁然”之属,实在令人“喷饭”。 

 

笑,是反映内心的一种面部表情。“笑脸相迎”、“满面春风”、“满脸堆下笑来”,证明笑和脸的关系。“启颜”、“霁颜”、“笑逐颜开”,文气了些,说的却是同样的关系。“笑面虎”、“笑在脸上,苦在心头”,情况不同了,“反映内心”云云,要重新研究了,可是“面部表情”依然有效。

 

——选自周汝昌《谈笑》开头片段

 

这些词语无论是描摹笑的形态,还是模拟笑的声音,都能够极尽情态,如在眼前,很少会产生歧义。这是因为,当语言文字作为思想的载体、呈现的工具时,它的含义是相对稳定的。

 

 

 

记录改革年代早期相声的纪录片《笑》(1979)。

 

 

而网络时代的语言首要的用途是沟通、交流,不是单向度的呈现。这就使网络时代的笑与以往不同,一个网民该如何向对方准确传达自己的笑? 中文互联网上,最古老的方式当然还是语言文字。但肯定不能使用生僻文雅的词语,像上面说到的“讪”“诮”“哂”“嗤”之类。

 

往往只有简单的拟声词堪当此任,如“哈哈”表示大笑、爆笑;“呵呵”表示微笑;“嘻嘻”是甜蜜的、顽皮的笑;“嘿嘿”则带点戏谑。而更复杂的笑,如冷笑、嗤笑、尴尬的笑,就找不到固定的或广为接受的拟声词。此外,与之类似的还有一些表达笑的缩写,如后来大量使用的“xswl”。 

与此同时,伴随着手机的大量使用,以:-)为代表的颜文字自90年代开始流行,尽管当时还没有“颜文字”这个名词。一些大众杂志如《读者》《青年文摘》常常辟出一栏专门介绍这些代表着时尚潮流的符号,帮助网友们“网上冲浪”,熟练使用精英人士专属的“伊妹儿”、OICQ等。 

 

现在来看,:-)、-)之类“侧脸”的颜文字主要来自于欧美互联网。80后大批上网后,诸如^^ ^_^等来自日本的“正脸”颜文字逐渐盛行,更具潮流感。

 

时至今日,颜文字仍然被大量使用,输入法里存储了海量的颜文字,人们不必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敲,通过联想就可以迅速调出来。

 

就像我现在使用搜狗输入法输入“大笑”,就会出现*^____^*,输入“爆笑”,就会出现ヾ(≧▽≦*)o;而冷笑则是( ̄▽ ̄)”。颜文字的“象形”能力比语言文字更强,但在复杂的笑容上还是比较欠缺,上面这几个例子如果不做解释,大家未必能够“会心一笑”。                 

 

微信里的颜文字(本张截图由作者提供) 

 

于是,当用图画直观表达意义的emoji也就是“绘文字”从日本传入中文互联网后,笑的丰富性和准确性就更上一层楼了。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