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局势]扰乱香港罪犯,使“反蒙法”精神失常,也就是说,他们真的害怕在香港暴力和破坏大约4个月,暴力程度正在升级。极端的示威者几乎掩盖了企图掩盖他们的身份和逃避刑事责任,所以越来越鲁莽。10月4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根据《紧急情况条例条例》(以下简称《紧急情况法》)制定《禁止蒙面条例》(以下简称《反蒙面法》)。也就是说,从5天的正式实施,暴力示威者将再次戴上面具,最高罚款2万5000美元,监禁1年。《反蒙版法》的生效,将有助于警方调查和搜查刑事证据,震慑激进违法行为,更有效地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这也是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普遍做法。林正岳10月4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建立“反蒙面法”。暴徒在地铁站放火并投掷汽油弹,造成极大的危险。就在反掩蔽法生效之前,香港的大批暴徒进行了“最后的反击”,疯狂地袭击警察,肆无忌惮的暴行,在香港许多地区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就在全国人民庆祝新中国成立第七十周年之际,蒙面民众继续在精神错乱状态下侮辱和焚烧国旗,严重破坏法治,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的底线。这与少数示威者使用蒙面暴力扰乱港口的现实背道而驰。SAR政府制定了“反蒙面法”,禁止任何人在公共游行和集会中使用掩饰物品,以防止警察识别他们的身份。它不妨碍公民享受向泉丽和自由,包括游行和集会的自由。同时,“反掩蔽法”也包含豁免条款,允许使用蒙面物品作为医疗、宗教原因或专业人士。也就是说,该规定的对象只是有意违法的人,但对守法公民的生活没有影响。根据法律,特别行政区政府这次制定了“反掩饰Law”,不仅需要完全脱离暴民,而且具有“合法性、合理性和合理性”的清晰逻辑线。好?“反蒙面法”完全符合《基本法》和《人权法案条例》。用“紧急状态法”实施“反蒙面法”并不意味着进入紧急状态。相反,这是行政长官对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况作出的回应。它旨在解决不断升级的暴力问题,保障所有公民免于暴力恐惧的自由。

法学院原副院长顾明康解释说,“反蒙面法”是一部授权立法,是由“紧急状态法”授权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在紧急情况下制定条例。看看“反蒙面法”的规定性质:它属于先审议后审议的附属法例,将于10月16日香港立法会复会后提交立法会审议。“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也向岛妹介绍“反掩蔽法”公布的时机成熟,完全暴露于自己身份的非法示威者是合理合理的。法律界和法律专家还说,“反蒙蔽法”的程序是完全合法的,这对于制止混乱和秩序的恢复是非常有帮助的。香港大多数人都应该遵守这一规定,不检举法律,不应该听从政治上的迷惑、不正当的怀疑和歪曲相关的法律和政策。相反,他们应该积极行动,共同保护香港。在10月5日的一次电视讲话中,林正月锷称“反蒙法”是一项坚实的国际惯例。这是广大市民的共同愿望。这一次,制定“反蒙面法”是符合主流民意的。当然,这也符合国际惯例。

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颁布了反掩蔽的法律。例如,英国早在1723年就颁布了《反掩蔽法》,已经实施了100年。按照规定,用涂黑等方法遮掩面部是犯罪。严重者可判处死刑。2011年8月,为了应对一系列的抗议和骚乱,英国政府重新出台了“反掩蔽法”,禁止示威者在骚乱中掩蔽。违反者必须接受警察的命令,摘下他们的面具。正如在美国颁布的10多个州的掩蔽法一样,还规定在示威期间,应禁止掩饰或任何其他隐藏身份的方式来逃避法律制裁。其中,纽约针对示威者的反蒙面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845年。亚利桑那州在年初修订了反蒙面法,规定蒙面或其他变相行为是犯罪行为,并将加重处罚。与此同时,许多欧洲国家、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颁布了类似的法律法规。暴力程度已被蒙面暴徒取缔绑架公民和滥用暴力,而欧美几乎所有的规定都禁止实施蒙面立法。当暴徒挥舞着星条旗和米兹旗帜向美国和英国乞讨时,他用“无掩饰法”虚伪地晕倒了,这是多年来在欧洲和美国实行的。不可避免地,它是自相矛盾的和荒谬的。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上,与会人士手持一张宣传禁止蒙面法的卡片(图片来源:新华社),坚定地与香港乱象的发展保持一致。到目前为止,敏锐的眼睛已经清楚地看到,在外力的介入下,“修复案风暴”正在转变为“香港版的色彩革命”。香港面临的最大危险是暴力和法治。在制止暴乱的关键时刻,“反掩蔽法”是破除暴民“保护伞”的有力工具。简单地想想,你可以看到,如果合法的示威和正常的呼吁表达,我们为什么要隐藏他们?只有当我们走到黑暗中,我们才害怕在光明中死去的那一天。果然,反中、无序的香港成员面临着“反蒙面法”,已经开始不做任何诋毁他们的事情了。他们一直戴着“限制自由”的帽子。他们甚至威胁要把外国投资者从《紧急状态法》中剥离出去。守法者守法,为恶者睁开眼睛,在自由的旗帜下统治法治精神,这是司空见惯的做法。如果社会被摧毁,社会的认知就会下降到谷底,一些人会继续相信它。危言耸听的背后,只不过是阻挠特区政府采取必要的法律措施,阻碍警方执法,放纵暴民袭警,将香港推入永远救赎的深渊。《反掩蔽法》在制止暴乱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它可能无法消灭暴民,但与现有的法律手段搁置,使亲属痛苦和敌人高兴相比,扭转局势是沉重的打击。面对谣言,SAR政府应该坚定立场,满足公众对祖国和平与安宁的期望。它应利用这一形势,采取更多措施,遏制暴力活动继续向严重恐怖主义发展。广大公民也应该认识到,只有依靠每一个人的力量,我们才能坚定地对暴力说“不”,让主流舆论反对暴力、法律、秩序和安定,在动荡的港口被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