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Harry王子愤怒地起诉了太阳和镜报的业主,指控他们非法窃听。法院确认已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相关诉讼文件。在此之前,哈里王子的妻子梅根公主曾起诉英国媒体《星期日邮报》抱怨刊登私人信件。Prince Harry和他的妻子最近访问了南非/视觉卫士中国,称“王室”意味着Harry王子向英国报业宣战。“侵入性媒体报道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痛苦的影响,迫使我们采取行动,”Prince Harry在一份声明中说。我最害怕的是看到历史重演。他指出英国媒体已经“商业化”了梅甘,不再把她当成一个真正的人。我失去了我的母亲,现在我看到我的妻子是一个同样强大的力量的受害者。“事实上,英国王室和当地小报在10多年前对侵犯隐私的行为怀恨在心,而Harry王子也遭受了痛苦。英国小报“肆无忌惮”挖掘独家新闻文化依然盛行。梅甘成为英国小报的最新受害者。“10月1日,梅甘公主起诉了梅隆星期日报纸,律师说该报对梅甘的报道是虚假的和贬损的,它使用私人信息不当,侵犯版权,违反了去年在英国通过的新的数据保护法。Prince Harry指出,狗仔队长期以来非法打开梅甘的私人信件,并以故意否定的方式报道他们,企图操纵读者。现在只有一件事我们可以做,就是反抗这些行为,这是欺凌行为。“我妻子成了英国小报的最新受害者。哈里王子说,他和梅根相信媒体的报道是自由、客观和真实的,但不幸的是,世界各地仍然缺乏负责任的媒体。今年5月,哈里王子和梅根在大厅里和他们刚出生的儿子合影。在她与中国王室结婚后,梅甘的丑闻不断发生变化。哈里和梅根去年11月离开肯辛顿宫,与家人分居。

英国小报猜测,梅根和凯特正在争吵。比如《太阳报》就以“梅根哭凯特”为报道主题,梅根在婚礼前对小公主的礼服提出要求。

随后,被证明是虚假新闻。据《卫报》报道,梅甘与父亲有着紧张的关系。在Harry和妻子的婚礼前夕,托马斯和一个狗仔队伪造了女儿的照片,私自掏钱,并向媒体透露了梅甘的隐私信息。梅根私下写信给父亲,求他不要向媒体透露更多信息。出乎意料的是,这封信在《星期日邮报》上落入了记者的手中,这封信未经梅根的允许就发表了,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在梅甘怀孕后,负面报道继续进行,覆盖了她奢侈的消费、不适当的着装、任性的脾气和对王室传统的不服从。英国皇家记者bbc说:“不要认为这些报道对梅根怀有敌意。多年来,王室成员必须证明他们有能力应对来自各方的批评和压力。2011年,哈里王子和哈里王子曾被媒体窃听。在英国,一个窃听全球新闻产业的电话曝光了,包括凯特公主、Prince Kate和Harry王子在内的近6000名受害者。英国的“世界新闻”(现已关闭)一直是该集团的热门小报。为了获得独家新闻,2001开始非法拦截英国公民的电话,涉及谋杀受害者、恐怖主义受害者、电影明星、体育名人、政治家和皇室成员。《世界新闻报》前编辑曾被指控亲自批准记者,并从英国国防部官员那里支付巨额费用,以获取军方学校派对怪诞派对的照片和其他信息。7月,哈里王子和哈里王子出现在皇家慈善马球日。中国前世界新闻,皇家新闻社主编,被指控偷听Harry王子的手机,透露Harry王子要求军事学院的助手提供信息并帮助他完成一篇论文。两人最终都因“非法窃听”而入狱。在审判过程中,他承认他已经从王室成员中窃取了电话和短信,其中包括凯特公主155次、35次和哈里王子9次。《世界新闻报》也向法庭承认,他们与私人调查员达成了一项长期协议,以每周500英镑的速度偷听王子和Harry亲王的电话。这起案件关闭了一份畅销报纸,但英国小报并未对此作出警告。他们仍然不羞于通过窃听和钓鱼获得独家线索。英国小报分为大报和小报。现在这两份报纸在内容上比在形式上更不一样了。《泰晤士报》、《卫报》等大报纸内容翔实,报道重大政治经济事件。小报主要覆盖英国的热门小报《太阳报》、《每日邮报》和《每日镜报》等八卦娱乐新闻,主要是为社会下层读者提供的。在英国最受欢迎的10家报纸中,有6家是小报,尤其是Sun集团,它是最畅销的报纸。据charliebeckett教授向记者介绍vox新闻时说,每天大约有1200万英国人阅读《太阳报》。在超级市场报业区,小报和报纸可以一目了然,因为小报的头版经常刊登丑闻和娱乐性的绯闻和超大尺寸的图片。《泰晤士报》和其他报纸/推特截图的高级讲师SimonCross指出,根据调查,英国小报涵盖了85%的报纸和期刊,这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因为报纸总是旨在扩大读者群。为了吸引更多的读者,英国小报越来越热衷于报道耸人听闻的新奇故事。他们经常用“非同寻常的手段”挖掘明星政治家的隐私。当然,英国小报并非没有政治。2017,英国“走出欧洲”掀起舆论高潮,政界人士纷纷拉拢小报,担心小报的主观报道,引领舆论走向。因为这些小报倾向于把政治灾难留给一些政客。为什么小报文化在英国很流行?英国评论员Hilary Davis明确表示,英国有一流的新闻机构和新闻记者,但每个人都喜欢读坏小报,可能是因为电视和广播上有足够的严肃新闻,而且有很多高质量的报纸。当人们阅读小报时,他们不再只是简单地阅读新闻,而是享受乐趣。在这个时候,他们与新闻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无关,只要它有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