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分配关系,支持地方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缓解财政困难,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实施后调整的改革和推进方案》大规模减税降费(以下简称《方案》),并明确提出维护增值税。稳定“五年分担”比例,调整完善增值税代扣代缴、退税分担机制,调回消费税征收环节,稳步制定三项改革措施。多位纳税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举将进一步稳定地方财政收入预期,解决较大幅度减税降费后地方财力面临的压力。在我国现行税制中,增值税和消费税都是流转税。为保持中央和地方财政结构总体不变,国务院《关于调整中央和地方增值税收入分配过渡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26号)制定了2-3年过渡计划,中央与地方的比例由75:25调整为50:50。现在三年过渡期已经到来,在此基础上,《规划》明确,期满后,增值税收入分成“五五分成”的比例不变。进一步稳定社会预期,引导地方因地制宜发展优势产业,鼓励地方在经济发展中培育和扩大税源,增强地方财政的“造血”功能,营造积极的环境,竞争和实际发展。今年5月,两位财税学者撰文《从地方税到地方收入:新一轮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研究》。他们指出,增值税自1994年起实行分税制,在提高各级政府财政收入、调动地方政府经济发展积极性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基于我国目前的经济现实,未来需要继续保持这种激励机制,通过分税来鼓励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规划》在保持增值税收入比例不变的同时,还提出要调整和完善增值税扣缴和退还的分担机制。具体来说,为缓解部分地区的退税压力,将增值税地方退税比例(50%)由企业所在地总负担(50%)调整为前15%。其余35%暂由企业所在地一并缴纳,然后按上年度增值税的份额,按地区平均分配。增值税退税超过部分,由中央政府按月向企业所在地缴纳。省级财政转移支付。合理确定省级以下退税分担机制,有效缓解基层财政压力。一位资深金融研究专家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举是为了应对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的新形势。

增值税改革今年4月实施后,实行了新的增值税扣缴和退税制度,在“五五”期间保持了中央和地方的比例。但是,在实施增值税代扣代缴、退税的过程中,年末50%返还纳税人的会计基础与地方、中央的会计基础存在差异。”新政策提出地方预付款应为15%。剩下的35%取决于年终会计。如果地方预付款超过部分,中央政府将承担相应部分。专家们说,尽管扣缴和退税最终涉及的税收比例和金额有限,但可以增加地方政府可用的财力。除了增值税收入的划分,不少财税研究者认为,新政策最大的调整在于消费税。方案明确,将消费税的征收环节往后移,稳步布局。根据完善地方税制改革的要求,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将现行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消费税项目逐步转移到批发、零售环节征收,扩大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改善消费环境。”这是消费税的一次重大改革。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建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税征收的调整,意味着消费税应该由单纯的中央税调整为中央和地方共有税。事实上,早在去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财政部部长刘昆就表示:“我们将研究调整部分消费税项目的征收环节和收入归属,结合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改革的实施,积极稳妥地推进和完善地方税制改革。要调整税制结构,培育地方税源,增强地方财权,理顺税费关系,逐步建立稳定可持续的地方税制。《方案》提出,要经过充分论证和批准,稳步进行具体调整。首先,对条件成熟的高档手表、名贵珠宝首饰、翡翠等项目进行改革,然后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符合条件的项目进行改革试点。

改革调整存量部分的核定基数由地方确定,增量部分原则上归地方所有,确保中央与地方现有金融结构的稳定。具体办法由财政部会同税务总局等部门制定。上述财税专家表示,消费税的税后征收环节旨在增强消费税的地方税属性。这一举措反映了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改革的方向。在逐步本地化后,消费税增量将归地方政府所有,这是对地方税的一大补充。消费税,如烟草、汽油、汽车等,是地方政府可以得到很大一部分的税收。数据显示,消费税是继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之后,中国第四大税种。2018年,国内消费税实现收入10.6万亿元,占税收总额近7%。今年前8个月,消费税收入增长率达到18.5%。随着我国消费型经济的出现,地方政府逐步退出生产和投资,创造良好的消费环境,对地方消费市场进行监管的必要性正在加强,这与地方政府职能转变的需要是内在的。地方应对能力的提高受到减税降费政策和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今年前8个月,我国税收收入累计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北京、重庆、贵州、黑龙江、新疆、吉林、海南、甘肃、青海等2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财政收入至少有9个省份出现负增长。中国金融科学院副院长白景明认为,在减税降费取得明显成效的同时,各地区都面临预算平衡压力加大的挑战。”减税降费确实给地方财政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从方案表述上看,在稳定分税制改革以来形成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总体格局的基础上,主要目的是确保减税降费更加有效地落实,促进相关政策落地。刘建文说,通过及时调整和完善地方税制,培育和扩大地方税源,把一些条件较好的中央税作为地方财政收入,可以增强地方政府应对较大规模减税降费的能力,提高地方政府积极性。实行减税降费是可以保证的。从长远来看,通过消费税征收方式的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改革为未来财税体制改革打开了新的缺口。刘建文指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与财税体制改革密切相关。